阿里全系产品崩了,谁会是阿里云的解铃人?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经历了一年内两次换帅的阿里云,又出现了崩盘的重大事故。

11月12日,“双11”刚过去一天,阿里旗下淘宝、闲鱼、阿里云盘、饿了么、钉钉等多款产品出现服务器故障,无法操作,引发各界热议。

“阿里全系产品崩了”“淘宝又崩了”“闲鱼崩了”“钉钉崩了”“阿里云盘崩了”等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。

根据后面阿里云的公告,当天17时44分起,阿里云监控发现云产品控制台访问及API调用出现异常,阿里云工程师正在紧急介入排查。

17时50分 阿里云已确认故障原因与某个底层服务组件有关,工程师正在紧急处理中。

21时11分 受影响云产品均已恢复,因故障影响部分云产品的数据(如监控、账单等)可能存在延迟推送情况,不影响业务运行。

整个事故从发现到“均已恢复”,耗时3个多小时,影响者甚众。

作为国内云计算的拓荒者,阿里云在相当长时间里,都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。但如今,云计算已成为科技巨头们投入重兵的必争之地,昔日无人区早已成一片红海。

外部列强环伺,内部也是动荡不定。

从2022年底至今,阿里云经历了二次高管变动和阿里集团1+6+N架构调整。

今年5月,阿里集团设定了几大集团的时间表,云智能集团计划在未来12个月从阿里集团完全分拆并完成上市,菜鸟集团上市计划,预计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完成。

9月,原本规划时间更长的菜鸟集团“先飞”,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,阿里云在当月却意外迎来了原本要卸任集团职务,All in阿里云的张勇的卸任。

如果以规划的12个月为期,留给阿里云的时间不多了。

0创始人王坚

“2008年10月24日,今天所谓的程序员日,我们招了第一个员工……半年以后写了第一行代码,2010 年时我们就有了最早的阿里云计算的开发者大会,这几年时间其实不长,但还是刻骨铭心……”

上个月的阿里云栖大会上,阿里云创始人王坚在主题演讲开头,回顾了阿里云出发时的几个重要时间点。

王坚说,他是一个对时间点非常敏感的人。实际上,那段岁月不管是对阿里,还是对王坚来说,都是一段激情燃烧、跌宕起伏,值得铭记的时光。

在世人不知云为何物时,“先知”王坚就用一个大胆的构想,说服马云投资10个亿,来开发阿里云计算。

由于思维过于超前,最初几年里,只花钱不结果,王坚被质疑,被嘲笑……最后逆袭封神,成为阿里云之父。

这次云栖大会,王坚以《云计算的第三次浪潮》为主题发表的论断,他相信云计算将如电一般,作为一个公共服务的存在、作为一个基础设施的存在,有非常久远的生命力。

这段论点很快被各界传颂——再无人怀疑他的判断力。

今年的云栖大会是阿里老将回归的一届大会。

9月正式上任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蔡崇信、CEO吴泳铭,上任后的第一次公开露面放在了阿里云。

重新站上舞台中央的王坚,则已远离阿里云管理层多年。

今年5月,在天津的世界智能大会开幕式上,主持人误将王坚介绍为阿里云董事长,王坚还特地“纠正”:“事实上我是阿里云的创始人,我在阿里云没有任何职务。”

时隔半年,王坚归来,既在意料之外,也在预料之中。

王坚1962年出生于杭州,今年已61岁。

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王坚在1980年考入杭州大学心理系,一路读到博士。在上个世纪,大学生是真正的天之骄子,博士更是稀罕。

在学校期间,王坚主修心理学外,还自修了计算机技术。博士毕业后,王坚留校成为心理学副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和系主任,主攻人机界面和人体工效学。

1999年,在李开复的邀请下,王坚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。在微软,他展现了自己的计算机才能,开发出了“数字墨水”技术、支持亚洲语言的无模式切换用户界面等,深受比尔·盖茨信任。

从学到研,王坚一路开挂,如果没有意外,王坚应该一直会在舒适区,干着自己最擅长的研究工作。

0“骗子”的逆袭

2007年,王坚受邀参加了阿里巴巴举办的“网侠大会”。在那次会议上,他第一次见到了杭州老乡马云,王坚对马云直言不讳地说:“如果阿里还不掌握核心技术,未来就不会有它的身影。”

当时,阿里巴巴虽然已拥有庞大的用户和业务规模,但缺乏自主的技术支撑,大部分技术都依赖于雅虎,这种受制于人肯定不是长久之计。

王坚的话戳中了马云的焦虑,两人也擦出了火花。2008年,马云将王坚邀请到阿里巴巴,并任命他为首席架构师。

在王坚的主导下,阿里于2009年创办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,王坚担任总裁。

某种程度上,阿里云的成长史,也是一部王坚的“洗白史”。这是一个再牛的编剧都写不出来的互联网式经典逆袭故事。

最初几年,因为一切都要从零开始,需要一个接一个填补所有技术上的坑,王坚带领的团队没有取得任何成果,时间久了,外部和内部都开始出现质疑和嘲笑。

由于太超前,业界并不看好云计算,很多大佬认为这是一个超前的概念,目前布局为时过早。

云计算到底有多超前,一个让老员工哭笑不得的故事是,阿里云刚成立的前两年,他们出差用餐时,开发票的服务员总是“自作主张”将“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”加一个“机”字成“阿里云计算机有限公司”。

更大的压力来自阿里内部,由于长期看不到成果,占用的资源和投入的资金又是巨大的,很多人开始觉得王坚是糊弄马云的“骗子”,等着看王坚的笑话。

面对着嘲笑、质疑和攻击,王坚压力之大可想而知。2012年,在阿里云年会上,他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泣不成声。王坚如此,下面团队成员就更不用说了,很多当时招来的精英在团队待了半年就走了。

关键时候,马云站出来力挺王坚。2012年的阿里年会上,马云放话:“我每年给阿里云投 10 个亿,投个十年,做不出来再说。”

在马云的支持下,阿里云守得云开见月明,

2013年,阿里云发布了飞天5K集群,成为当时世界上第一家对外提供5K计算服务能力的公司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也是在这一年,王坚辞去了阿里云总裁的职务,专注于阿里巴巴集团CTO。

0动荡的一年

以王坚辞去阿里云总裁为始,到今年恰好是整十年。

这10年,王坚从博士“升级”为院士,阿里云在经历了遥遥领先的高光后,也进入到人员动荡、业绩停滞的混沌期。

去年底,在任4年的阿里云总裁张建峰卸任,由当时的阿里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兼任;今年9月,张勇卸任集团职务的同时,宣布卸任阿里云董事长与CEO,交由吴泳铭接任。

不到一年,阿里云掌门人就经历了两次更替。

此外,根据公开工商信息,2023年5月,董事长兼总经理由张建锋变更为蔡英华;9月,蔡英华卸任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兼总经理,蒋芳、徐宏卸任董事,冯云乐卸任监事,新增郑俊芳为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

除了人事,还有架构的调整。

今年3月28日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发布全员信,宣布启动“1+6+N”组织变革,阿里云成为“6”中的云智能集团,从集团母体完全分拆,并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完成上市。

8月13日,钉钉又从云智能集团中拆分出来,成为独立的“N”公司,这也预示着过去的“云钉一体”战略在弱化。

内部动荡,外部环境也大不同,如今的云计算已经成为各大互联网科技巨头们的“标配”,都在不遗余力砸入重金,尤其是GPT大模型的爆发,让云的战略重要性更加凸显。

王坚认为,2023年人工智能和云计算有了一次集中的体现和爆发,GPT模型的出现使得计算机对科技创新的革命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。

他认为,云计算和GPT的关系就是电和电动机的关系。未来事实上云计算的算力都是会被这些在智能时代的电动机,就是被这些大模型消耗掉。

云栖大会上,阿里云正式发布千亿级参数大模型通义千问2.0,通义千问APP也终于在各大手机应用市场正式上线。

抛开性能暂且不论,阿里云在大模型推进速度上,不止落后国内首发大模型的百度文心一言,跟讯飞星火这样的第二梯队的也有不少差距,这也导致其在用户数量上的落后。

截至11月10日,华为应用市场文心一言的下载量已经超过800万,讯飞星火超600万,姗姗来迟的通义千问只有2万。Oppo应用市场,文心一言140多万下载量,通义千问只有区七千。曾经遥遥领先的阿里云,在大模型上赛道的起跑慢了。

0内卷的赛道

今年4月,阿里云合作伙伴大会上,阿里云宣布史上最大规模降价,核心产品价格全线下调15%至50%,存储产品最高降幅达50%,打响了云产品降价的第一枪,其他云厂商纷纷跟进。

10月的云栖大会上,阿里云宣布为中国4000多万高校学生每人送一台云服务器,希望帮助中国广大青年运用云和AI探索科技创新。

从降价到赠大学生优惠券(300元),作为国内第一,全球前三的云计算厂商,阿里云的阳谋很明显:进一步扩大公共云的用户基数和规模,提升市场渗透率。

这些市场行为背后,是阿里云滞涨的业绩和不断被蚕食的市场份额。

从2009年,阿里成立云计算事业部开始,产品快速占领市场,并且在2018年成功首次跻身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前三,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地位。2021年之前,阿里云营收始终保持在50%以上的速度逐年增长。

但从2021年一季度开始,阿里云收入增速开始下降,到今年一季度降至负数,创造历史最差业绩增速。

今年二季度,分拆后的阿里云迎来反弹,收入增长4%,看起来还不错,但这个增速不管是对比国外云巨头微软智能云15%、谷歌云28%的增速,还是国内的云计算巨头,都是很低的。

2023年上半年,中国电信天翼云实现收入459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63.35%。移动云上半年实现收入42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80.34%。联通云上半年实现收入255亿元,增速36.36%。

“国资云”来势汹汹,“民资云”也有华为这样的强劲对手。财报报告显示,在今年上半年,华为云实现收入241亿元,超过2022年全年收入的一半。

此消彼长,阿里云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现在很难说,阿里云的这次事故是否受到内部人员更迭影响,也很难评估事故对阿里云会有多大影响,但对于在缓慢爬坡的阿里云来说,这无疑是当头一棒。

更何况,这不是阿里第一次出现全系的服务器故障了。

2019年3月3日凌晨,阿里旗下的淘宝、天猫、闲鱼、聚划算等多个App在凌晨集体出现登录异常现象。当时,阿里云官方回应称,华北地域服务器出现故障,经紧急排查处理后逐步恢复。

如果把云计算之争比作一场长跑的话,拥有先发优势的阿里云在很长时间里都处于“高处不胜寒”的状态。如今,赛道的玩家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强,疲态渐显的阿里云要保住领先优势,必须拿着当年的拓荒者精神,在创新上能有重大突破。王坚,会再次成为那个解铃人吗?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云投网立场
发表评论

坐等沙发
相关文章
三大运营商渐成云计算市场新主力同比增长
三大运营商渐成云计算市场新主力同比增长
移动云算力资源布局再添“关键一环”
移动云算力资源布局再添“关键一环”
腾讯云入选2023 Gartner分布式云报告      【附下载】
腾讯云入选2023 Gartner分布式云报告 …
中电金信况文川: “源启”新程,共筑数字经济发展“新基石”
中电金信况文川: “源启”新程,共筑数字…
腾讯云崔剑:云原生分布式存储的架构创新及商业价值 | GDCC 最强音
腾讯云崔剑:云原生分布式存储的架构创新…
腾讯云汤文军:云原生分布式云 一朵云解决 IDC客户上云困境 | GDCC 最强音
腾讯云汤文军:云原生分布式云 一朵云解…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24小时排行

  • 暂无文章